段清波 秦陵考古十年被称“最懂秦始皇”

  段清波研究秦陵的创见之处在于,超越对物质层面的研究和认识,研究秦帝国深层次的大问题。“很多人只关注兵马俑,而段清波研究的是防水系统等。原来对这些没有太关注,认为可以无视,他却填补了空白。”刘庆柱说,他在同行业、同时代中是突出的。

  初心

  考古学上升到灵魂层次

  秦始皇陵考古40年,从段清波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,学术水平上了一个台阶。刘庆柱认为,段清波让秦始皇陵的研究“从是什么到为什么,从描述到探讨”。

  就在理论体系逐步完善的年纪,比成果更先到来的,却是健康的危机。2016年他患上肾癌并发骨转移,随即手术摘除了右肾,术后3个月就返回学校。出院前,医生反复叮嘱,一定注意多休息,争取度过5年生存期。

  但他反而更加快马加鞭。他生前告诉《光明日报》记者,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,深夜2点还在给硕博士指导科研,6点又要起身工作,生病以后还每周出差。

  病中这几年,他不仅继续研究和发表秦陵考古的成果,同时大刀阔斧地推进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的改革。他在学院推行“考古学术团队制”,聘请国内外“首席专家”,让断代考古的学者走出舒适区,开展长时段、宽视野的系统研究。

  2018年,西大考古学科获得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“A+”的成绩,与北京大学并列第一。

  今年6月下旬,拖着病痛的身体,段清波为152名西大文博学子做了一场毕业寄语。这是他最后一场公开演讲,演讲的主题似乎回归了初心:“考古学是什么?”他把考古学研究目标定为三个层次:盲人摸象阶段的皮毛层次(考古)、构建文明架构的筋骨层次(考古学)、阐释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灵魂层次(历史学)。

  段清波走后,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发布纪念文章,正是从这三个层次梳理他的学术贡献。

  告别

  “孤独是人生的常态”

  然而,刘庆柱认为,他的学术思路并非被全盘继承下来。“有些少壮派,按照他的思路去走,但是理解他的人不太多。”刘庆柱观察到,“包括像博物馆的讲解,也都没有深入触及他的这些成果。”最主要的原因,他认为,是大多数人与段清波学术上距离太大,他是领学术之先的。

  也许是来自自身的体验,段清波在演讲中告诉学生:“孤独是人生的常态,你努力的每一件工作并不一定掌声雷动。”

  “他把对考古的感受全部写出来了。”薛程听后感动不已。之后不久,他去医院看段清波,告诉他演讲反响很好,学生们都很有感触。

  毕业演讲中,在解读考古学之余,字里行间都表露出段清波对西大考古学科和未来考古人的期许:“西大考古人应该具备将文化遗产的价值和功能,阐释到它就是我们生命中空气、阳光和水的能力……”

 3/4   3 



加盟热线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www.yongtanyan.cn 可以玩腾讯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是哪里开好_腾讯分分彩官网计划app 版权所有